听苇不听

啪唧工作室——听苇

2018.12.8

22岁生日,讲一讲久违的真心话。

大概从大一的时候开始,每年我的生日都不太顺畅。

大一生日前几天崩溃大哭,被冬和屁然哄好,不然连垮着脸回家都不敢。

我记得冬给我写,19岁是一个被夹在18岁和20岁中间容易被忽略的年岁,可19岁的我,仍是被珍视的。

有无数我没想到的人私聊我祝我生日快乐,发红包,我回复到了一点多。可那是第一次,我有了不太想过生日的念头。

大二生日,应该是那年我拥有了冬送我的顾朗,她写出了我的孤独,我的与世隔绝,可我还是一个,别人祝我“生日快乐”就会开心到流泪的女孩。(结果查了一下空间,发现顾朗是大一的生日礼物,看来我真的是靠顾朗续命了)

那年恰逢期末,压力巨大,只有一条简短的说说,没有任何印象。

大三,21岁生日,毫无印象,应该是惯例专门带了蛋糕给同学们分,大部分人都拒绝了,吃的人在吐槽蛋糕的颜值。

那年实在是没什么印象,只觉得自己更厌世了。(然而空间表示那是我最喜欢的生日的样子,大概就是不想过生日了。)

今年,真的没心情过生日了,我甚至忘记等待属于自己的12点。

高三的时候,总觉得自己丧到极点,如今,又觉得自己达到了绝望的顶峰。

其实还差的远,我还能承受更多,我知道。今日觉得高三轻松,明日也会觉得现在的绝望不过是幼稚园水平。

所以我花了很多钱,不要脸的要了很多生日礼物。

魏老师总觉得我乐观,其实不是,我只是想好了,最糟糕的样子。

真的好想好想你们,想我的软妹组。

这是第四年,想要大哭一场却哭不出来的生日。

还有,我一点也不想跟体育老师一起过生日,一点也不喜欢他做的饭,更不喜欢我闯的红灯记在他的驾照上。

这样看来,如今的我和高三的我如出一辙。

我是个特别自私且记仇的人,我永远也无法忘记,高三我特别需要魏老师亲情抚慰的时候,她说要来送饭那一刻的欣喜,和看到是体育老师做的又不好看也不好吃的饭时的失望。我适应的很快,后来魏老师再说来送饭的时候,我就开始抵触了。

现在也是,我几乎吃不到她做的饭了。

突然有点想找个男朋友来爱我,或者是,我学会更爱自己一点。

最近魏老师总是怕我过度消费,可能,我想买的东西,都是想给自己的爱吧。

软妹组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,对我这种究极缺爱的人来说影响还蛮大的,我的放射弧大概能绕地球一圈,现在,才察觉出自己的孤独和水土不服来。

有时候觉得离了你们就不能活,可谁离了谁不能活?我还是要学着自己长大啊。

我知道你们都会陪着我,谢谢你们,可我还是要学会自己走,总要会的。

好了,我要去脑补我的小甜饼,睡觉了。

我 艹 你 妈

最近一段时间都非常消极和自闭
可能是没有好好学习的压力造成了
刚刚突然就有了一个欢呼雀跃的想法
我为什么不能开心地摇头晃脑地学习呢?
学习很难吗?
不,不难的。
开心很难吗?
不,对我来说也不难的。
为什么要逃,为什么要躲?
生活就应该开心地跑着跳着去迎接啊!
像是去看初升的太阳,或是碧海蓝天,书啊题啊,都是我的巧克力、凤爪和果汁。
多开心啊!

厌学

气到我要去产粮了哦

纪念本学期考试周第一次有欲望发动态
心态没崩
也不绝望
就是不想看王悦
王悦使我窒息
微笑
嘻嘻

是我自作自受
可我没有第二次机会

打开lof的时候,我家门口有人在飙车。

巨大的引擎声划破黑夜,让人联想到一辆漂亮的改装车风驰电掣的样子。

可我们家门口,是挤满了违章停车的拥挤小巷啊。

我总是在接收了一圈负能量心态爆炸后打开lof,今天也是。

记得以前看快乐星球,印象最深的桥段就是大结局,多面体告诉丁凯乐他以后不需要再来快乐星球了,乐乐问为什么,那个我很喜欢却忘记了名字的小姑娘就说,因为你学会的越多,来求助快乐星球的次数就越少,现在你已经学会自己解决问题了。

翻了翻我来lof的频率,虽然不明显,但应该是少了,还有很多是不足为外人道的感动哭泣。

有进步,先给自己鼓掌。

我是个无比喜欢把心事藏在心里的人,即使在这,我也喜欢语焉不详,说着让人看不懂的话。

这种恶趣味,我一向喜欢。

以前我还会在空间里发发牢骚,可今天打下了第一句话后,犹豫再三,我还是选择了来lof。不在空间散布负能量,已经成了一种习惯。

写到这里,原来脑子里想好的那些漂亮的不行的话已经都忘光了,也不想再写。

我是个乐天派,还是个受到过积极心理学教育的乐天派,所以灾难发生时,通常事态已经比我想象的要严重的多。

可我不害怕,只要我还活着,就总能战斗。

我是个相信事情总会变好的小傻子。

也愿意做个即使什么都知道,也总是满怀希望的小傻子。

再次,给自己鼓掌。

深夜悲伤到失眠。
我的B站首页太老了,都是一些看过第一遍不敢看第二遍但一遍又看不懂的神番。
先是鲁路修,然后是四月一日,最后是命运石之门。
每一部我都看到痛哭流涕。

洛洛死的时候我哭了,鲁鲁死的时候我也哭了。
尤菲米娅死的时候我傻了,娜娜莉突然看到记忆的时候我也傻了。
可鲁路修他不一样,他有野心,是天生的帝王,是世界的裁决者。我从不奢望他能活下来,这是他自己的选择。
我只需要享受他在棋盘上运筹帷幄,仅此而已,他不应收获任何眼泪,那是软弱,是亵渎。

四月一日,他是个孤独的创造物,起源于库洛里多的遗憾,和弟弟对他的嫉妒。
他两次遇见了侑子小姐,一次为了小樱小狼付出了自己的全部记忆,一次为了侑子小姐枯守着只有他一人的庭院,这次的代价是,不能离开店里。
他在成长,学会了不帮他人做决定,学会了魔法世界的法则,学会了不以伤害自己为代价帮助朋友,他最终学会了爱自己。
可代价太大了,不老不死,不生不灭,即使他已经获得了离开店里的力量,知道了该放弃侑子小姐,可他放不下。
是啊,怎么能够放下。
我的难过,也是因为一切都是他深思熟虑的选择,他是如此温柔的一个人,温柔到光想想就能让我落泪。
他不后悔,我也没有立场心疼,只能喜欢。

至于命运石之门,讲的竟然也是选择。
凤凰院凶真,为了救助手,他失去了真由理;为了救真由理,他只能一个个消除掉同伴的梦想;他让身边的人失去了一切,可竟然还要做出助手和真由理只能活一个的两难选择。除了最终,只有他一个人跳跃在不同的世界线上,孤寂无助却又不能停止。
是另一个世界线的他,孤独的研究了十年,帮助了无助的他找到了破解世界线的方法。
他牺牲的,是另一个自己。

他们都是如此温柔的人,是现实世界绝对不会存在的温柔。

两个福山润,一个宫野真守,都是极尽变态又极尽温柔的声线,是他们赋予了角色生命。

四月一日卧在横榻上,艳丽和服松松垮垮挂在身上,手持烟斗,低垂着眉眼,眸光温柔,宠溺含笑时的声线,是我这辈子的挚爱,没有之一。

啊,想哭,我要去撸一波迪云甜文开心开心。

本来困得要死定了个表抢东西
结果没抢到
心态突然爆炸
其实不过是赠品,是我忘记做好准备
气到非常清醒
早上还要早起学习
睡觉吧